凯时ks首页
联系我们
> 凯时ks首页 > 凯时ks首页
90后贩卖违禁气体被公诉 朋友圈里的笑气让他走上犯罪道路
2022-01-09 09:03  点击数:

  胸腔发闷、头脑昏沉、感觉头皮上有蚂蚁在爬……每次“打气”后,21岁的丁强(化名)的脑海中总会充斥着刺激的窒息感。他不自觉地微笑起来,表情痛苦又享受。

  在丁强的“朋友圈”里,不少朋友都在“打气”。丁强说,“打气”就是吸食笑气的“黑话”。笑气,是一种无色有甜味的气体,能导致生理和心理双重成瘾,和毒品作用机理相似,已被列入国家危险化学品目录,实行管理许可,未经许可不得经营。

  察觉“商机”后,丁强通过网络购买并销售笑气与气瓶等吸食工具,从中赚取差价。4个月时间内,丁强的“小店”生意火爆,“营业额”已达148679元。

  2020年4月3日,丁强被江苏张家港警方抓获。目前,此案已进入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。前不久,被取保候审的丁强接受了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的采访。

  提起丁强,张家港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郑莉记忆犹新。2020年4月3日,郑莉处理案件时,了解到丁强在微信中贩卖笑气。他以每箱300元到750元不等的价格贩卖给多人,气瓶以100元到200元的价格贩卖给多人。

  谈及笑气,丁强充满无奈。他对笑气被列入危险化学品目录、实行管制许可的情况并不知情。在他看来,贩卖笑气只是他谋生的手段。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接触笑气。

  他回忆,吸食笑气时,吸食者通常会用奶油发泡器,将气体打入口中,从而获得快感。故“圈内人”将吸食笑气叫作“打气”。

  此前,丁强曾多次参与贩卖毒品、诈骗等犯罪。2017年,丁强曾涉嫌贩卖毒品,倒卖1.55克。2019年12月,因诈骗罪入狱一年零一个月的丁强出狱。无所事事的他发现身边的一些朋友在吸食笑气。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本就管控严格的笑气价格从每箱400元飞涨至750元。丁强看准了这个“商机”,他联系到了“圈内”十分有名的笑气贩子——“黑子”。丁强说,“黑子”本姓张,因身材较胖、皮肤黝黑,朋友们都喊他“黑子”。

  据丁强介绍,“黑子”手里的笑气分为KS、BW等两个品牌。KS、BW均为笑气包装上的英文简称。一箱30盒、一盒10支的KS气体的纯度高于一箱10盒、一盒24支的BW气体。每支气体都被封装在一颗不锈钢气弹内。这些气弹被吸食者称为“子弹”。

  如今的丁强对笑气很熟悉,“一箱笑气偏沉,轻轻摇晃,还有金属物体碰撞的声音”。

  他说,如果单次购买两箱以内的笑气一般都会以快递的形式发货。经验老道的快递员知道运送的是笑气,但会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。如果大批量发货,一般会选择使用物流等运输方式。

  丁强卖出的KS气体每箱均价高达550元,而BW气体均价则为400元。靠着在朋友圈销售等方式,他先后将笑气贩卖给18人,其中贩卖笑气148679元、气瓶6760元。仅徐某购入笑气及气瓶等吸食工具就共计21592元。

  自小离家的丁强能够在张家港扎根生活,离不开他的“兄弟们”。熟悉他的人都评价他很讲义气。

  张家港市人民检察院第五检察部副主任、检察官盛敏负责该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,她回忆起几次见面场景:丁强身边总围着一群所谓的“哥们儿”,他像是“小老大”。

  丁强说帮过他的人很多。许多“哥哥”“老板”都收留过他,供他吃穿用。这些“哥哥”“老板”们都是在社会上认识的,现在许多人都已经“进去了”。

  其实,这些所谓的“哥们儿”愿意帮助他,也是因为需要他来帮忙“要账”。凭借着好凶斗狠和所谓的兄弟义气,丁强总能帮助他们要回不少钱。这成为了丁强生活的主要来源。

  1999年出生的崔晓杰(化名)和丁强认识四五年,两人关系好。在丁强贩卖笑气的名单上,卖给崔晓杰的笑气最少,金额只有200多元。“打死我都不会卖给他。”丁强说。

  2015年,15岁的崔晓杰第一次接触“笑气”,逐渐养成了吸食笑气的习惯。几年来,崔晓杰始终没有戒掉笑气,最初,他一次吸食20支就可以感受到快感,他控制不住地兴奋、发笑。这种感觉让他很迷恋。很快,一次20支的吸入量满足不了他的“胃口”。

  2019年10月至2021年初,崔晓杰每天要吸食笑气七八次,每次至少吸食100支。最疯狂时,他一次吸入了1000支笑气。“除了吃饭睡觉基本都在吸食。稍微停一下,那种快乐的感觉就会消失。”崔晓杰说。

  不到半年,崔晓杰购买笑气就花费了十几万元。对于资金来源,无业的崔晓杰坦言,他在偷偷用父亲的存款。家里并不富裕,十几万元是父亲一辈子的积蓄。

  大剂量的吸食下,很多症状慢慢显现。2020年2月,崔晓杰开始感觉双腿用不上力,双手也有麻木感。睡觉时,他经常因手脚麻痹而惊醒。

  与此同时,大小便失禁等多种问题也找上了门。求医后,他被诊断为因吸食笑气导致的神经系统损坏,开始服用大量药物。

  后来,丁强坚决拒绝卖笑气给崔晓杰。崔晓杰的遭遇也未能使丁强意识到笑气的危害。

  直到现在,他还天真地以为,只要不过量吸食,笑气完全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。如果造成伤害,吸食者通过及时服用维生素B12就可以康复。

  在丁强的“朋友圈”,相信这些的年轻人不在少数。2001年出生的吴红因吸食笑气,已瘸了一条腿。在丁强的“朋友圈”里,她购买的笑气最多。一天三四十箱是吴红的“常量”。庞大的开销让她入不敷出。

  于是,“蹭气”成为吴红的首选。在他们的聚会中,笑气成为活跃气氛的物品。因此,不少囊中羞涩的瘾君子都会参加聚会“蹭气”。

  丁强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很多人也因一时好奇染上笑气,他们大多是95后、00后。也有一些女孩为吸食笑气,竟通过卖淫等非法方式获取资金。

  在盛敏的印象中,丁强是个满身文身、有些痞气的“可怜小孩”。丁强早年丧父,母亲也多年未曾联系过,是一名事实孤儿,他从未接受过义务教育,基本上算是文盲。

  2008年,丁强的父亲因酒精中毒去世。对于父亲的去世,丁强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伤感。

  对于父亲,丁强只有怨恨。他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父亲在世时时常饮酒,动不动就打人。母亲因为受不了家庭暴力,在他4岁时离家出走。

  由于缺少父母关爱和管教,已到入学年龄的丁强没有进入学校。自从记事起,他就很少回家,从小跟着大孩子“混社会”。“为了生活,我什么都做。你们能想到的,我都做过。”丁强说。

  迫于生计,幼年的丁强开始同社会上的不良青年一起偷窃。他说,这是为了生存。7岁时,丁强第一次进网吧。时隔多年,他清晰地记起这件事。他紧紧地盯着闪闪发亮的电脑屏幕,对电脑里的世界充满好奇。

  9岁第一次文身、12岁开始吸烟、14岁接触……在他的认识里,“朋友们”推荐给他的“玩意”够新鲜、够刺激。从来没有人告诉他,这些行为已触碰到法律红线。

  “我这辈子只孝顺我奶奶。”在他的记忆里,他是由奶奶带大的。直到如今,他还可以模糊地记起,3岁时奶奶给他买的玩具与新衣服。

  后来,张家港市的公检法机关也曾帮丁强寻找亲人。当地的公安机关查找户籍信息后发现,丁强的户籍所在地是河南省邓州市。

  在两地警方共同努力下,丁强踏上回乡之旅,找到了多年未见的奶奶。面对奶奶,这个皮肤略黑、身材壮实的男孩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
  盛敏说,“笑气”违法犯罪目前呈年轻化、低龄化趋势。教育的缺失导致部分年轻人的道德观念、法律意识较为淡薄。追求刺激、从众心态等也使青少年群体性进行吸食笑气等违法活动。

  盛敏强调,笑气对人体危害极大,但相较于毒品,贩卖笑气成本低、处罚力度小、且利润较高,更易成为滋生违法犯罪的土壤。

  盛敏建议,教育部门以及学校应尽力落实义务教育政策,避免辍学青少年进入社会,成为闲散人员;在校期间应加强法治教育;家长也应积极引导、建立和谐的家庭环境;有关部门应加大惩处力度,加大力度打击违法犯罪。(李超)

  上海市卫健委透露,至2021年12月底,上海新冠核酸检测申请近5863万人次,在缓解检测机构现场人流压力、降低战疫成本的同时,筑牢了疫情防控底线项节能低碳国家标准外文版发布

  强制性能效标准是规定用能产品、设备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低能源效率要求的节能标准,为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提供有力支撑。

  海南自贸港2022年度第一批建设项目6日集中开工,共开工项目142个,总投资373亿元,其中产业项目49个,总投资244亿元,占项目总投资的65%。。

  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某公司智能工厂内,工人正在5G全自动智能立体货柜分拣口分拣货品。

  “十四五”时期推进农业农村数字化发展,重点是完善农村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建设,加快数字技术推广应用,使广大农民共享数字经济发展红利。

  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近日在京举办2022年北京冬奥氢能客车启用仪式,氢能客车与200余人的运营及保障团队整装待发,将为北京冬奥延庆赛区提供交通接驳保障服务。

 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:北京时间2022年1月6日6时59分,经空间站机械臂转位货运飞船试验取得圆满成功。

  《意见》从巩固拓展脱贫帮扶成果、培育壮大农村绿色能源产业、加快形成绿色低碳生产生活方式等方面提出多项举措。

  据了解,2021年,“快递进村”“快递进厂”“快递出海”工程扎实推进,“快递进村”比例超过80%,苏浙沪等地基本实现“村村通快递”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那次罗布泊猎陨行动中,赵志强等人发现并收集到16块“疑似陨石”,其中13块后来被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确认为陨石。

  黄翔宇说:“火炬的火是从里面烧出来的,一般的复合材料都不能在火里烧,要到500℃,在火里再一烧就没了。

  据悉,后续对这些脉冲星的测时观测,可以探测来自遥远星系的低频引力波,还可用于建立脉冲星时间和空间基准。

  据悉,规定中所称应用算法推荐技术,是指利用生成合成类、个性化推送类、排序精选类、检索过滤类、调度决策类等算法技术向用户提供信息。

  北京冬奥列车采用“瑞雪迎春”涂装方案,以冰雪蓝为基调,配以飘舞的白色飘带,整体颜色中点缀若隐若现的雪花和运动元素,彰显冬奥主题。

  喧嚣的氛围下,仿佛“元宇宙时代”已经来临,甚至企业没有涉“元”业务就落伍了。

  1月6日,《自然》杂志以封面文章形式发表了被誉为“中国天眼”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(FAST)的最新成果。

  在2021年底发射后,美国的詹姆斯·韦布太空望远镜(JWST)已经开启了描绘宇宙诞生图景的使命。

  ”谈及“元宇宙+教育”融合发展,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、中关村数字文化产业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陈端如是说。

  工业和信息化部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去年1-11月,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企业业务收入和营业利润保持较快增长。

Copyright 2017 凯时app是正规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